姿俊書架

遊毓蘭》我認祖歸宗 葉毓蘭改回遊毓蘭了

Harriet Elvis

遊毓蘭》我認祖歸宗 葉毓蘭改回遊毓蘭了

遊毓蘭》我認祖歸宗 葉毓蘭改回遊毓蘭了

是的,你沒有看錯,從今天開始,我認祖歸宗回覆本姓,改名爲遊毓蘭。

两融制度持续优化 转融券余额较去年高点下降逾三成

民國54年春,我們舉家遷居臺北,離鄉背井賃屋而居,開始面對生計困難的現實。先父遊承合從日據時期就在家鄉宜蘭擔任巡佐、主管,如魚得水優遊自在,卻在中年之後,爲了六名子女的教育被迫移居臺北,當時在警務處直屬大隊(保六總隊的前身)擔任小小辦事員的他,無法想像臺北居大不易,母親也到處打工貼補家用,從店員、看護、家庭代工,什麼都做,但是生活實在太艱難。

民國57年1月16日,我從遊毓蘭變成葉毓蘭,那天,在臺大醫院擔任看護的母親回家與父親大吵一架,因爲父親在沒有和母親商量下就率自把我過繼給他一個年邁的同事,年幼的我也困惑:why me?爲什麼只有我改姓,在母親爭執下,父親答應要去辦理終止收養,但是沒有多久葉老先生病逝,我成了幫他送終的養女,從此,我不是父親的女兒,不能夠享有警察子女教育補助費、實物配給等。那時,父親帶着我上法院想要辦理終止收養,只記得當時被斥責:「自己生的當然要自己養!」

從此,我就成爲遊家中的異姓人,一下子54年就倏忽而逝!

我從一開始的抗拒,到後來的認命,也因爲父親的六個兄弟姓了遊、李、雷、林,分別揹負祖母、祖父(入贅)、姨婆、舅公的香火,逐漸釋懷。倒是父親和母親,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讓我改姓,雖然他們身後的祭祀,兄姊們也從來不會遺漏我,但總是特別刺眼。

新北赴日出席永續國際論壇 會晤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

我長大領到身分證時,父親欄寫着早已作古的葉老先生,母親欄是遊謝銀妹,有道德潔癖的母親大爲光火,怕會讓人誤解她二嫁,所以過去我的身分證父母欄中有父無母,今天我在戶政事務所領到的身分證終於讓父母的名字重見天日,大孝顯親,這對我而言,意義無比重大!

其實,解嚴之後因爲兩岸的交流,好友中有人也取得大陸的正確資料,認祖歸宗,我曾經考慮過也來打官司。只是葉毓蘭的符號與我緊緊連結多年,一想到所有的證書證件資料都要更新,稍有猶豫,一下子就過了半世紀,前陣子在家事法學會理事長鄧學仁教授的指導協助之下,終於啓動我的認祖歸宗法定程序,終於在今天大功告成。

婚途璀璨
早安,顾太太
停止时间的勇者

传民众党5中央委员提辞呈? 前幕僚示警致命问题

是的,我終於回家了!

爆台中捷运蓝线1内幕!蔡壁如酸这人「俗辣」 :不帮蔡其昌背书

過去的葉毓蘭,被戲稱是最應該擔任典獄長,因爲越獄很困難;今天開始的遊毓蘭,只能更樂觀進取、果決勇敢,因爲猶豫難、憂鬱也很難了!

軍 長 小說

作者爲立委、前警大教授

嗜血特種兵:紈絝戰神妃 小說

照片來源:作者提供。

●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,經授權刊載。

●專欄文章,不代表i-Media愛傳媒立場。


Copyright © 2024 姿俊書架